“回家”上任技术总监 弗洛斯特振羽待飞

“回家”上任技术总监 弗洛斯特振羽待飞

这是最坏的时候,也是最好的时候!尽管明白眼前的是任重道远,但大马羽总新任技术总监弗洛斯特已经迫不及待要迎接这巨大却令人兴奋的挑战。

尽管踏入新的环境难免让人忐忑不安,但这在弗洛斯特身上却完全不见。

事实上,对曾在1997年至2000年担任大马国家队总教练的这名丹麦人而言,今日(周一)走马上任的他就如回家般自在。

在武吉加拉冠军体育馆度过了忙碌的早上,除了面对现场大批媒体的追访,弗洛斯特也陆续和日后的工作伙伴包括羽总职员、教练和球员进行会谈,忙得不亦乐乎。

心情轻松的他更对媒体秀了一把多年前所学会的马来文单字。

“我对这里的天气和文化完全没适应的问题,我很喜爱这里的食物。

“现在我计划和这里的朋友叙叙旧,也已准备好要向前走。”

尽管自认是个好相处的人,但弗洛斯特笑说自己不会是个好的工作伙伴。

毕竟肩负的是要在2020年助马来西亚跻身世界羽坛前三强国的重大任务,和大马羽总签下一纸5年合约直至2020年底的弗洛斯特不管是短期还是长期的计划,面对的无疑是重重的难关。

先了解国家队情况

尤其面对大马男单现在能依靠的只有李宗伟,但他却因去年哥本哈根世界锦标赛尿检不过关仍遭世界羽联禁赛,导致大马羽总面对在全英赛首次未有任何男单代表的窘境。

但对这名4届全英赛男单冠军而言,在这个时候接下这个重担的挑战虽然巨大,但却也是个非常美妙的挑战。

“因为以我过去的经验,马来西亚总是有很多好的球员。我知道,人才肯定就在某处,只是我们得把他们找出来。”

他透露,现阶段会先专注于了解国家队的情况,但在工作进入轨道后,他也会开始深入了解各州属的青训情况,希望能从中找到未经雕琢的璞玉。

扭转弱势须下苦功 全队上下必须自律

坦承大马羽毛球目前是稍微落后,有信心能迎头赶上的弗洛斯特直指自律是关键。

“相比20年前,或18年前,当时的大马所拥有的球员实力确实是比现在的强大。但我相信这情况是可以扭转的,只是需要有好的计划,下更多的苦功。”

他强调,自律非常重要。“全队从上至下,包括我自己。”

二度会谈达正面效果 教练合约料下周解决

和弗洛斯特的第二度会谈结果同样正面,预料现有的教练和训练结构并不会出现太大的变动,让仍未获得续约的教练也终可放下心头大石。

据悉,大马羽总将给予弗洛斯特权利去选择他所要的教练和球员,因此在去年底约满的教练也仅获得临时续约,新合约要留待弗洛斯特上任后才决定。

弗洛斯特上个月在古晋的大马精英赛期间,已和教练有过一次非正式的会面;据悉有备而来的他在正式上任后的首次会面时清楚道出可行的计划和目标,都给了教练组更多的信心。

大马单打教练郑瑞睦希望,能和弗洛斯特合作愉快,提升队伍的士气。

“确实已经不如之前忐忑,目前结果都是正面的。“我们有讨论到教练的合约,也会尽快解决,可能会在下周。”

吴志强:给时间消化执行任务

大马羽总总经理吴志强希望,能给弗洛斯特时间和空间去执行他的工作。

“今天我们只讲解现有的结构,我们至今的工作进度,还有教练和球员结构、合约。

“他并没有给任何的意见,我相信他只是吸收,可能得给他一点时间,去消化这些资讯,给他空间去工作。

“但他确实已迫不及待接受新的工作。”

李宗伟:乐于分享 盼弗洛斯特与教练合作愉快

在球场边和弗洛斯特相谈甚欢的李宗伟希望,他能带领大马羽毛球队找回昔日的风采。

“我第一次和他见面是在17岁时,是他带我进国家队的,所以我肯定不会忘记他。

“他是名乐于分享和讨论的好教练,这次再度来大马的他会负责整个国家队所有球员的全盘计划,希望所有教练都能和他合作愉快,重振大马羽队。”

与此同时,仍在等待世界羽联听证会的他依然坚持日常的训练。

“虽然有人会在等待时停止训练,但我不会。我希望再参加一届奥运,所以得做好心理准备,也可以协助其他年轻队友准备比赛。”

李宗伟表示,今年的重心应该会放在苏德智、陈健铭、吴顺发和伊斯干达等年轻球员。

尽管吴顺发和伊斯干达在最近几个赛会表现提升,但李宗伟认为不能只靠一、两个比赛就下定论,尤其中国和印尼等国家也没派出最强阵容,因此还需再观察他们接下来的发挥。

任评述员学会另类视角看羽运

过去多年担任评述员的经历,让弗洛斯特学会以不一样的角度来看待羽毛球运动。

在离开大马后,弗洛斯特曾先后在南非和丹麦执教,近几年则担任电视台赛事转播的评述员。

但身分的转变对他而言从来都不是个考验,反而是不同经验的累积。“我觉得,担任评述员让我看到了不同的角度,这让我学习到很多,我也视之为在经验之上的附加剂。

“第二度来大马,我觉得自己更有经验,希望能结合这些经验帮助大马羽队。”

助李宗伟重返赛场

弗洛斯特的另一挑战,是协助目前仍深陷禁药风波的李宗伟在暌违多时后再次踏入赛场。

尽管不曾有过这种经验,但弗洛斯特相信,沟通非常关键。

多年前一手拉拔李宗伟进入国家队的他说:“一旦他成功洗脱罪名,重新参赛,我们会会谈。”

首要任务会见教练 寻共同目标及方向

选择保持开放的工作态度,弗洛斯特上任后首个任务就是和所有教练会谈,希望能找到同步前进的共同目标和方向。

透露将针对全方位进行检讨,但弗洛斯特也承认,面对即将在5月开始的2016年里约奥运积分赛,每个决定都得经过深思熟虑,也必须非常小心。

“我想,未来的2至4周时间还是摸索期,现在讨论什幺都很不公平,我会先和教练讨论,希望找到一个共同方向。我对未来的发展计划已有基本概念,一些球员适合长期计划,一些则是短期,但现在公布言之过早。”

相关推荐